Top
首页 > 新闻 > 陕西 > 滚动新闻 > 正文

大学生儿子陪爸爸在工地讨薪 劳动监察部门介入后达成工资支付协议

滚动新闻 华商网-华商报 作者:任婷 2020-01-02 17:13:01
[摘要]2020年元旦这一天,天气很冷,但58岁的何虎山并没有喜迎新年的心情,他坐在工地愁眉不展,因为他和9名工友的工资还没有着落。

pf5a0k0y.jpg

2020年元旦这一天,天气很冷,但58岁的何虎山并没有喜迎新年的心情,他坐在工地愁眉不展,因为他和9名工友的工资还没有着落。

  在工地隔了一间简易“宿舍” 父子俩全靠电热毯取暖

  1日下午,华商报记者来到何虎山所在的工地,西安昆明城市花园。何虎山在工地隔了一间简易“宿舍”,床是木板支的,床上放着单薄的被子,几片木板上放着一块泡沫,当枕头用。何虎山的儿子小何坐在被子里,陪着爸爸。父子俩全靠电热毯取暖。看到记者来了,小何连忙下床,说:“太冷了!”

  为了防冻,何虎山用大木板拦在落地玻璃前,但“宿舍”里依然非常寒冷。“宿舍”里摆放着简单的案板、水壶、瓷碗等生活用品。

  何虎山土灰色的脸被冻得发青,他说,自己是商洛市洛南县人,初中文化,22岁开始就开始到处打工养家。说着,就拿出这个工地的工程清单。

  清单一共四页,写得密密麻麻,“2019年3月来这里干活,活比较杂,砌墙、贴砖、粉刷、砸墙、砸洞等,我和另外9个工友干活,一共大概欠我们有10万元吧。”何虎山说。

靠打工赚的钱供儿子上大学

  床头放着一大包药 有胃药、高血压药……

  因为天气太冷,其他工友都回家了,何虎山继续待在工地讨薪。“是劳务公司的老杨找我们来干活的,我10月底就开始要工资了,但他总在推辞,也见不到他,今天我又打电话了,他说在灞桥,有时间了过来。”何虎山说,“有时候在外面吃饭,有时候自己简单做一点。这个钱必须要到啊,要不然娃学费咋办?”

  床前的小桌子上,放着一大包药,何虎山把药一股脑儿倒出来,“这是胃药,这是高血压的药,这是腿疼的药,这是腰疼的药……”何虎山说,“打工36年了,全国跑,孩子妈妈去世早,我靠打工抚养5个孩子,打工时间长了,身体也不太好了。”

  在外打工,无法管娃,最艰难的时候,正在榆林上大学的大女儿,把最小的弟弟接到榆林上小学,她租了房子,一边上大学一边照顾弟弟。

  回忆完后,何虎山坚决地说:“辛苦一年了,再难也要把工资要到。”


来源:华商网-华商报

编辑:报社方正

相关热词搜索: 大学生 爸爸 讨薪

上一篇:西安公交调整226路 新增五个站点取消五个站点 下一篇:西北首例!结婚4年不孕夫妇喜获健康宝宝 原来爸爸染色体异常

表达看法

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